《我有一口气》是作者 “狐火火”的倾心著作,裴子寒裴庆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奇具阁到了。”“走,看看去。”二人随即下车,奇具阁府邸占地很大,以严格的中轴对称,形成多个厅室,布局规整端庄而不失大气。大厅开阔,屋顶清漆雕龙,云母屏风。四周绿植盆栽琳琅满目。正对着大门便是用上好汉白玉雕刻而成的柜台,所有前来观光购买的人都需在此登记。裴子寒径直走向前台,半夏随即跟着,她也算这里的常客并不拘束紧张。“呦,姑娘贵姓啊?”......
完本小说《我有一口气》裴庆裴子寒精彩试读_裴子寒裴庆全文免费阅读  第1张


《我有一口气》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想到这里裴子寒便准备出发前往奇具阁。

“王五!准备车马,老东西!我出去一趟!”裴子寒冲着正厅喊道。

“公子,老爷出门办事去了,小人这就去准备车马。”王五神出鬼没。

出了大门就见到王五与几名奴仆牵马驾车早在等候着。

“王五你回去吧,叫半夏来。”

“是”

不一会儿,一位娇小可人的姑娘珊珊而来,她个子不高,但也不是很矮,圆圆的脸蛋上一对宝石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半夏,裴公子身边的丫鬟,与普通丫鬟不同,她精通一些医药,方术,此行之所以带上她也是因为她的特别能力“鉴宝”。半夏的舌头奇特非凡,只要是她舔舐过的金属宝石就能分辨出来是真是假,是好是坏。

“半夏,走,去奇具阁一趟。”裴子寒说道。

“半夏见过公子”她双腿微屈,微俯首,两手互握在腰侧施了个万福。

“上车”

奇具阁由崇新门入,走国道,就是裴子寒撒尿的地方,在从丰豫门出,此楼矗立在西湖边。正值一月份,临安天气十分寒冷,位于南边人们不常见雪,但空气湿冷,衣衫并不丰暖的裴子寒不禁有点发哆嗦。

“呜呼呼,有点冷啊。”车上已经还算避风了,还是发出声声感叹。

“呵呵,公子,何不多穿些衣服。”半夏见公子窘迫,不禁发笑。

“哈哈哈,我高卧床铺不知天寒地冻。”裴子寒自嘲。

“公子,天气已经接近春天了,而倒春寒是老天爷最强的杀招,百姓腹中空空,两袖空空,没有煤炭火炉,许多人怕是看不到春暖花开了。”半夏撩开车窗帘,望着街道愣愣出神。

“公子,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说得便是这啊。”对于和善的公子向来有话直说。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裴子寒细心琢磨这句话。“半夏你说咱这家势,算不算朱门?”

“公子,老爷,位高权重,家势显赫,当为朱门的大红大紫啊。”

“是吗?”裴子寒附和。

“但公子老爷礼贤下士对下属都很好,在裴庄诗句后半段从未发生过。”

裴子寒听后心中不觉称赞:

“马屁精。”

那一年冬天,一个小女孩独立于街头,旁边躺着的是他的爹娘,天寒地冻,父母不知是饿死或是冻死,留下了小女孩一人苟活于世,她头上插着草标,卖身葬父母。没了爹娘,她打算在安葬父母后也随他们而去。就在这时一辆马车停在了她身边,车门探出一个脑袋,她永远不会忘记这面容,是他安葬了自己的父母,是他将她接回裴庄,是他给了自己一个家,是他赋予了自己活下去的勇气。

“府里还缺个洗衣服的,你若愿意,就帮小爷洗衣服吧。”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从此世间少了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女孩,多了一位只给少爷洗衣的半夏。

“吁”一声马嘶声响起,“少爷,奇具阁到了。”

“走,看看去。”二人随即下车,奇具阁府邸占地很大,以严格的中轴对称,形成多个厅室,布局规整端庄而不失大气。

大厅开阔,屋顶清漆雕龙,云母屏风。四周绿植盆栽琳琅满目。正对着大门便是用上好汉白玉雕刻而成的柜台,所有前来观光购买的人都需在此登记。

裴子寒径直走向前台,半夏随即跟着,她也算这里的常客并不拘束紧张。

“呦,姑娘贵姓啊?”裴子寒对着柜台大声询问道,周围人一下子被吸引过来,纷纷朝声音传来之处查看。不看不得了,一看吓一跳,临安第一纨绔子弟裴子寒。赶忙收起自己手中的宝物,若是被这挨千刀的看上了指不定抢了去,刚刚还高谈阔论的豪阀子弟更是屁也崩不出一个了。片刻间,整个前厅鸦雀无声。

裴子寒丝毫不受影响:“老规矩。”

柜台小姐愣住了,张掌柜急忙出来打圆场,“诶呀呀,裴公子,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呀,您大驾光临,小人本该亲自来接。”

裴子寒笑笑,拍了拍张掌柜的肚子,顺手抢了他别在腰间的扇子,“哗”一声打开,一幅《水墨溪山》图,折扇的扇面上宽下窄,呈扇形。画家在命笔之时须考虑在特定空间范围中安排画面,精思巧构,展示技法。匠心独具,笔随意转,墨意化有限为无限,创造出富有魅力的形象和意境。

裴子寒把玩着手中折扇笑道:“掌柜哒,扇子不错借本公子玩两天。”

张掌柜一万个不舍,《水墨溪山》技艺高超,整个南华就此一把,但不给又怕惹恼了这位爷爷,只得忍痛割爱,陪笑道:

“裴公子要是喜欢便拿去吧。”

“哈哈哈,好,老地方等我。”说完便大步流星走去。

张掌柜心痛无比,但想想那位老爷给自己带来的收益忙招呼道“都他妈愣着干哈呢?去去去,干活去。”

奇具阁过了前厅便是分“珍灵活墨”四个方位的宝具室,墨最佳,珍最次,依次排序。毫无疑问,临安裴公子当然是去墨级宝具室吗?错错错,要说珍级的宝具就只是一些机关,书法,宝石;那么灵宝就拥有一定杀伤力;活宝开始已经不是寻常人可以驾驭的杀伐宝具了,传说墨宝是墨家机关流传下来的天下奇物。能排名在墨家之前炼器大宗也是罕见至极,要么便是道家凝练的先天宝物,或是门阀世代相传的珍贵器具,翻遍整个奇具阁的墨级宝物也就只有三件,所以即使身份显赫如裴家也只能老老实实去墨宝以下。

“裴公子,请上眼,小人知道公子喜欢一些奇门机关的器具,这是南昭列国的地震仪。”掌柜指着展示台上一个,足有一人高的庞然大物说道。

“ 带上马夫,今天就来了三个人。你叫我咋拿回去?”裴子寒瞥了一眼就走开了。

“啊,这,公子”掌柜忙追上,“公子,那这个,奇门铁八卦,按照先天卜算之法,可算天地阴阳。”

“本公子只喜欢机关之术,对于奇门却一窍不通。”说着看也不看就覆手而去。

张掌柜只得换下一个“公子看看这机关古琴,绵绵音诀,”裴子寒直接打断,“本公子善音律,但最反感花里胡哨,滚蛋。”

“额,公子看看这个……”

张掌柜大约又换了十来个宝贝,裴子寒皆鄙夷不屑。

“公子,你若这么挑,把我奇具阁翻遍了也没有了啊!”

“无聊。”裴子寒不经意一瞥见半夏魂不守舍,忙问到:“半夏,看啥呢?”

半夏回神道:“公子如若没什么看的上的,我倒觉得有一件宝物能入你的眼。”

裴子寒来了兴趣:“哦,说来听听。”

便是那件,顺着半夏所指,在刚刚地震仪旁边有一小小的黑白盒子。

“这是?”

“诶呦,公子呦,这是一件残物入不得您的法眼”说着收了盒子。

“拿来!”裴子寒一把夺过打开一看,是一对“铁螳螂”。做工精细,栩栩如生,螳螂刀锋处丝丝寒意入骨。

“不错不错啊!大胆张达!私藏宝贝啊,小爷差你钱?”裴子寒假装怒道。

叫张达的张掌柜急忙跪地求饶,“不敢不敢的啊!公子!您向来诚信买卖,一分不差,小的哪敢啊!”是不差钱就是爱“借”。

“那怎的?”

张掌柜忙解释道:“这对铁螳螂本是天机门一位大能所铸造,是墨级奇物。但这仿生奇物需气机流转之人才可驾驭,且这对螳螂在一场战斗中损毁,就是有一定修为之人也不一定能驾驭啊。”

“原来如此”

天机门,门众不以练气为主修,反而剑走偏锋,以炼器为主,门下弟子往往花费大量时间精力炼制机关器具,而这些东西丝毫不比武功秘籍或是江湖机缘来的差,一件灵级上品宝具,甚至要花费一个炼器师一辈子的精力,相传墨家机关术就隐藏在天机门,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接触到墨级的宝物。

半夏扯了扯裴子寒衣袖,示意将将铁螳螂交于她。

“呐,给。”半夏接过铁螳螂,纤细食指一抹螳螂刀,放入口中, 她的舌头动作精准而协调,每一次舔过都仿佛在捕捉指尖的信息,看着简直是一种享受。

良久,半夏开口道:“公子,这个奇物,半夏尝不出,有可能……可能是。”

“是什么?”

“可能是陨铁。”

裴子寒吃惊道:“陨铁,世上真有陨铁?”

“我也不敢确定,但这一定是一件宝贝。”

“好,我决定了,就这件了,别跪着了,起来!”

张掌柜忙起身,“裴公子,这件物品流拍了好几次都不景气,那那那就一千两银子。”

“夺少!?一千两?你咋不去抢啊?”裴子寒怒火中烧。

“裴公子,再咋说这也是墨级奇物,”

“就五百两。”

“裴公子,裴少爷,裴祖宗,咱不能这样啊。”张达快哭了。

裴子寒笑骂:“直娘贼,就八百两要不要吧?”

“啊?那……”张掌柜对上了裴子寒的眼睛,仿佛再说“好好想,想清楚再说。”

“行吧,行吧。”张掌柜欲哭无泪,若是得罪了这位临安小霸王,他一小小掌柜要是不用在这里混了。

“五百两,就当定金,明天早上送来剩下的,别啰嗦,我裴子寒喜欢爽快人。”

出了奇具阁,裴子寒暗骂“妈的,花钱如流水啊!”

半夏笑道:“恭喜公子喜提宝贝一件。”

“这玩意儿可是你推荐的,你得负责。”说着便将那对装铁螳螂的盒子塞入半夏怀中。

只见她接过盒子,新玲双眸闪动,莞尔一笑:“半夏也没有神通让它恢复如初。”

“那你……”裴子寒正要发作,半夏急忙打断施法:

“如若只是气机问题,公子可习基础气机流动之法,半夏听闻玉皇山上的道士必可解决,而且公子小时候不也时常与夫人一起……”半夏接话。

“好了,好了,别说了。照你说还得去趟玉皇山。”

半夏似是想起什么道:“公子那礼物的事情?”

裴子寒一拍额头:“啊!把这茬忘了!可是没钱了啊。”苦恼中不自觉拿着折扇啪啪拍头。

忽然,裴子寒见了手中折扇不禁一笑,“哈哈哈,不就在这嘛。”

小说《我有一口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