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口气》中的人物裴子寒裴庆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军事历史,“狐火火”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我有一口气》内容概括:能力改变这一切,连他曾经最信任的老爹也无能为力,主战派的代表李纲,李先生,也遭受如此,也许公子哥能做的就是不要惹事生非吧。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敲门声。“公子,我王五,你吃过了吗?”“吃过了,不过没怎么吃饱,你再去拿点来。”裴子寒坐在床上发呆。“哦,好嘞!”不一会儿,王五拿着食盒走进房间,一碟点心,一盘酱牛肉,一碗面,一......
私藏读物《我有一口气》裴庆裴子寒精彩小说欣赏_(裴子寒裴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1张


《我有一口气》阅读最新章节

驾车回府时天色渐暗,雨水季节天气冷的打紧,暗的也快。

路过官道时,裴子寒叫停车夫。

车内一席白衣整了整衣领衣袖道:“半夏,你先回去,我要去一趟李先生府。”

车内少女没有多问“公子,早些回来。”

裴子寒邪笑了下,习惯性用食指在鼻子下摩挲“半夏,借点钱。”

半夏:“啊?”

下了车裴子寒直奔李府而去,李府李纲,在华国一息尚存之时登进士第,历官至太常少卿。

元年,北黎南下,李纲献御戎五策,刺臂血书,建议赵墩禅位于太子赵桓,以号召军民一同抗击北黎。

裴子寒走在官道,一路上风光无限好,夕阳西下,天边的云彩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显出一抹抹酡红,青丝乌云覆盖着赵氏的天下。

天下太平。

渐渐的官道走到底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普通人家的小路,在路边裴子寒用问半夏借的钱买了只烧鹅,走进小巷,小巷两边是破旧而古朴的长满青苔的临近平民院落的院墙,有些院墙上还铺陈着密密麻麻绿油油的爬山虎藤蔓,在狭长的阴影下,不禁让人感叹一位国之奇才怎会在此如此落魄之地。

靖康元年,北黎初围开封,李纲竭力反对迁都,任京城四壁守御使,团结军民,进行开封保卫战,击退北黎蛮子。随后遭朝堂投降派等排挤,出任河东北宣抚使;又因所谓“太平战议”,丧师费财的罪名,被贬官南迁。

一代良将落魄至此,赵构上台后李纲的日子才有所好转,再加上有裴子寒父亲裴庆的默默帮助,让这忠臣良将有所栖息。一贬再贬使这位满腹报国志向的老人有些心寒了。

院门,裴子寒有些紧张,对于这位老人,既是他的老师,也是他的朋友。从迁都以来,李纲的确作为他的政治,书法,兵法的老师,这些裴庆也是知道的,所以从小裴子寒差不多是被李先生拿着书本敲脑袋打大的。

李纲打他从不因为他犯错,而是因为功课,不过正是如此他才能精通政治历史,儒学法家。

裴子寒吐出一口气,似是下定决心终于敲响了大门。

“进来吧。”一阵悠远低沉的声音传出。

推开大门,屋上瓦片破败,无章无序。屋内却整洁有序,一个老人躺在躺椅上打瞌睡,藤椅一摇一摇的十分惬意。

裴子寒满脸堆笑:“李先生,你看这是什么。”

闭目养神的老人似是闻到了香味,缓缓睁开眼道:“裴小子,算你还有点良心,没空手来。”说着坐起身来。

“哪能啊?对先生得尊重啊。”裴子寒打开烧鹅,拉来张桌子,铺张开。

“喝一杯?”

“里屋,有酒。”

被老人叫做裴小子的年轻人进屋取酒。

有酒有肉,老人一下子来了精神,也不等人来,扯了条油腻腻的鹅腿津津有味的吃着。

裴子寒拿酒来见老人也不等自己,不禁觉得好笑,把酒递过去轻笑道:“先生,你这有失君子风范啊。”

老人接过酒瓶对着瓶口嗅了嗅,一脸陶醉道:“君子行事不拘小节,不拘小节啊。”

哈哈哈哈哈哈

俩人边吃边聊,老人率先开口道:“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有啥事就说吧。”

裴子寒见老人如此直接便不再寒暄。

“李先生,最近的事,你知道吗?”

老人嚼着一块鹅肉满嘴流油,抹了抹嘴认真起来:“你是说岳将军凯旋归来吧!”

裴子寒见老人料事如神忙接:“是啊!为什么……”

老人打断了裴子寒的言语,眼神变得严肃,幽幽开口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为什么圣上要在战役关键时叫回岳武穆和其他将领?为什么朝堂要如此对待一个有军功的将领?为什么你父亲似是有所愧疚,此事与你父亲有无关系?”

一连串的话,让裴子寒一怔,都是自己想问的,

老人看着沉默不语的年轻人道:“我告诉你,岳武穆的事情十分复杂,于朝堂,于社稷,于岳武穆自己,他都没得选择。”

李先生喝了口酒,说起庙堂之事,他已经完全与之前那个落魄的老人不同。

“无论战况如何,当今圣上都会提心吊胆。赢了,功高盖主。输了,全部完蛋。所以,不得不撤兵。”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眼看收复中原的使命马上就可实现,将军怎么会……”裴子寒不解。

“朝堂上奸臣当道,如果岳武穆等人不归,则坐实了叛国之罪,岳将军不想连累其余人只得班师。”

裴子寒怒拍大腿“这……这也太可恶了吧!”

老人吃完最后一块烧鹅肉,吐出骨头开口道:“没有办法,求和派占据上风,而岳武穆逆势而为必有所失,,圣上怕岳将军胜过了爱岳将军,若侥幸回得来,估计岳将军的北伐梦到此为止了。”

“圣上身边太多太多无用之用,我和岳将军,韩将军等人作为主战派,被排挤的实在没办法啊,当权者偏于一隅,只顾自己富贵享乐,枉顾千千万万的枉死的民众和承受受辱的国家。你们年轻一代才要学新思想,敌人永远不会在乎一纸和约,南下只是时间问题,主动出击才是最好的防御。”

裴子寒起身作揖“学生,受教。”

两人沉默许久,裴子寒心中又有不解,问道:“岳将军能如此力挽狂澜,那他的境界如何?”

老人瞅了一眼身旁的年轻人看着有些油腻腻的双手握了握拳,回答道:“这个嘛,我也说不大清楚,要知道不同门派,不同地域的划分方式也有不同,像我南华与北黎就完全不一样。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听位江湖中人说起过,中原境界分十境。前三、中三和后三,前三为养气境,固元境和长生境。中三为化鸿境,云泽境,苦海境。后三境那都是江湖魁首的人物了,分别为宗师,风波与托天。”老人说完之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裴子寒心中琢磨:“前三,中三,后三?那还有一境呢?”

老人听后笑了笑:“还有一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得是如同苍天在上一般的存在,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人知道。得是道祖,天王那样百年不遇的神仙喽。”

老人顿了顿接着说:“岳武穆具体什么境界我无从得知,中原以气为主,三境见分晓,前中后的差距太大了,军政要事繁多,岳武穆若是疏于修习境界不会太高,若想要一步一步修炼至人间无敌,没有百年时间或奇遇连连是不可能的 ,长生,宗师是修炼者难以跨越的一道门槛,长生又分大长生与小长生。宗师又分大宗师与小宗师。当年康王遭北黎死侍追杀,我亲眼看到一个大宗师级别的皇城高手独自面对数以十位的小宗师以下的高手,虽然最后还是死了,但对面是以全军覆没为代价堪堪拖死。”

老人情动深处有些激动,裴子寒连忙倒了杯酒,李纲没有接过酒杯继续说道:“习武一途,我也就略知一二。”

夕阳渐渐沉了下去,裴子寒收拾好碗筷。

老人摆了摆手笑道:“好了,酒足饭饱,天色渐晚,你可以回去了。”

年轻人直起腰张了张嘴似是有话说,最后还是没说出口。

就在裴子寒打算离开之时,重新躺在躺椅上的老人叹息一声道:“朝堂重事与你父亲无关,他愧疚的是没能帮到更多的人。”

裴子寒默默出门,听在耳里,记在心里。

夕阳西下,青山苍茫。人们忙忙碌碌,老人不禁感叹二十年时间里竟没发现自己被群山环绕,在落日余晖里,高低起伏的小山,看的清清楚楚。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

回府已是天色漆黑,裴子寒独自一人坐在床上,不想洗澡,不想睡觉,心中思绪万千。人这一生到底是做好人容易,还是坏人吃香呢?我是好是坏?

想到这里,也许除了裴庄的佣人,师父,朋友,其他人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包括那混账老爹,反正他从来不在乎自己,不过师父却说老爹一直在做一番大事业,是好是坏?每次说话又跟打谜语一般,听了也跟没听一样。

不是?你们大人说话都这样吗?

裴子寒趴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里,贪婪的吸食着枕头上的香气,仿佛想用这种行为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

“天下大事与我何干?庙堂变更与我何干?”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闲云野鹤的生活不香吗?”我可是裴大公子。

裴子寒内心的善良和接受的教育使他为岳将军所遭受到的待遇感到不平,然而他却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连他曾经最信任的老爹也无能为力,主战派的代表李纲,李先生,也遭受如此,也许公子哥能做的就是不要惹事生非吧。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敲门声。

“公子,我王五,你吃过了吗?”

“吃过了,不过没怎么吃饱,你再去拿点来。”裴子寒坐在床上发呆。

“哦,好嘞!”

不一会儿,王五拿着食盒走进房间,一碟点心,一盘酱牛肉,一碗面,一副筷子。

“哦,对了,少爷,半夏姑娘说奇具阁买的东西放在您的床头柜子里了。”

“行,我知道了。”

天大地大,干饭最大。

塞下一碗面条,几块点心和牛肉后的脑子终于不再乱想。裴子寒长吐出一口气

“舒坦,真特娘的舒坦。老头子一天天就吃这么点东西咋过的日子?”

下了床,裴子寒打开床头柜取出,今天在奇具阁买下的铁螳螂和折扇。折扇倒是没什么花头,到时候还是要送人的,但这铁螳螂倒是越看越喜欢。

裴子寒打开盒子,拿出已经无法用灵力驱动的铁螳螂把玩起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真是巧夺天工,诶呦我去!”在把玩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手指被螳螂刀给划伤了。只是轻轻摸过螳螂双刃,不知不觉间手指已经有血珠冒出,甚至还没有感觉到疼痛。

裴子寒感慨“那么锋利。”说着把手指放入口中吸吮着鲜血。

伤口有不深,却血流不止,再这样下去,血不会流光吧?有点晕血。

“王五,王五”

“怎么?少爷?”王五破门而入。

“我手指流血了,要死了。”裴子寒感觉天旋地转。

王五走近一看笑道:“没事的,少爷,只是破了层皮而已,拿个布包一下就好了,我去给你拿。”

“诶诶诶。”

天旋地转之间裴子寒的脑海中出现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李纲,自己出了这么点血就难受死了,师傅当年可是拿着千字血书来上殿,恳求陛下出兵迎战。

血书少卿,学究天人,大臣当如此。

出神之际,裴子寒还没有发现,被自己扔在床边的铁螳螂的双眼发出了一丝悠悠的灵光。

小说《我有一口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