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云眠君泽渊花云眠君泽渊(花云眠君泽渊)完整免费小说_免费小说全文阅读花云眠君泽渊花云眠君泽渊(花云眠君泽渊)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花云眠君泽渊花云眠君泽渊》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花云眠”大大创作,花云眠君泽渊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推开挡在门前的高大身子,花云眠朝屋外的人挤出了个清甜的笑脸来。 “先生是要除魔吗?” “云云……” 看见来人,君泽渊的眉眼转瞬柔成一团春水,手指...

点击阅读全文

精品现代言情《花云眠君泽渊花云眠君泽渊》,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花云眠君泽渊,是作者大神“花云眠”出品的,简介如下:将人送走后,笑脸跟着就垮了下来,闷闷不乐的看着身后的男人。“这个月第几次了?”她来这么久她身上的盘缠早就见了底,若是日日只出不进,别说斩魔了,她非饿死在这小镇上不可。好在生意不错,周边人知道她是南山山门里的弟子,都乐意找她。这一日,花云眠闲来无事搬着个小板凳坐在大树下乘凉...

花云眠君泽渊花云眠君泽渊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推开挡在门前的高大身子,花云眠朝屋外的人挤出了个清甜的笑脸来。 “先生是要除魔吗?” “云云……” 看见来人,君泽渊的眉眼转瞬柔成一团春水,手指偷偷拉上花云眠的袖脚。 只是看她对旁的男人这样笑,他又觉胸口一阵沉闷,堵了口气似得,哪般都不畅快。 花云眠痛快的接下男人的委托。 将人送走后,笑脸跟着就垮了下来,闷闷不乐的看着身后的男人。 “这个月第几次了?” 她
来这么久她身上的盘缠早就见了底,若是日日只出不进,别说斩魔了,她非饿死在这小镇上不可。
好在生意不错,周边人知道她是南山山门里的弟子,都乐意找她。
这一日,花云眠闲来无事搬着个小板凳坐在大树下乘凉。
君泽渊坐在树干上。
一派祥和的小院,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君泽渊乖乖跳下大树前去开门。
来者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见了君泽渊来,还迟疑了一瞬。
往后撤几步,看清了招牌,才又走回来:“请问,这里是花小道的家吗?”
君泽渊冷冷眯眼,语气不善:“有事?”
“有,有的。”那男人抹了把额角的汗,赔着笑脸:“我家老爷请花小道除魔。”

看着男人额间阴沉浓郁的黑气,君泽渊眼眸一眯,周身立时散出阴冷警惕的戾气:“不接。”
“别,别啊……”那男人急了:“我家老爷说,价钱不是事儿,只要除了魔让我们老爷家宅安宁,我们老爷多少银子都愿意出的。”
“说了,不接。”
君泽渊冷眉冷眼,耐心即将告罄。
下一瞬就被一道脆生生的声音给打断:“说什么呢?”
花云眠才一走进就听见君泽渊冷冰冰的拒绝。
推开挡在门前的高大身子,花云眠朝屋外的人挤出了个清甜的笑脸来。
“先生是要除魔吗?”
“云云……”
看见来人,君泽渊的眉眼转瞬柔成一团春水,手指偷偷拉上花云眠的袖脚。
只是看她对旁的男人这样笑,他又觉胸口一阵沉闷,堵了口气似得,哪般都不畅快。
花云眠痛快的接下男人的委托。
将人送走后,笑脸跟着就垮了下来,闷闷不乐的看着身后的男人。
“这个月第几次了?”
她故作愠怒,叉腰抬头,摆出凶巴巴的模样。
君泽渊惶恐的低下头,心尖惴惴不安:“云云,你会很累,他们一直找你,你都没有时间休息。”
他在腰间翻找一顿,掏出个荷包递给她:“你若是怕银钱不够用,我有,我都给你……”
花云眠推开伸到跟前来的荷包,腮帮子气鼓鼓的:“阿渊,我不是怕银钱不够,我的志向就是除魔,你要是害怕,你可以不去的,我去就好了,但是你怎么能把上门求助的人拒之门外呢。”
“可是,这个不一样……”他委曲求全的拉着花云眠的衣角:“之后的我不拦着你,只是这个我们不去,好不好?”
花云眠不解的看着他:“都是魔,有什么不一样?”
“不一样的……”
嘴边的话即将呼之欲出,对上那双清澈纯净的眸,君泽渊只觉呼吸一窒。
他要怎么开口?
开口告诉她,这是只执念生成的魔,不好对付?
还是跟她说,他在这股魔气里嗅到了她的味道?他怕那里有她的神识,怕她记起一切,然后再次恨上他?远离他?

是夜。
日子渐渐入秋,晚间的风吹在人身上,难免冻人。
花云眠一早就钻进了被窝里。
君泽渊不肯一人一间屋子,这些日子,他日日同花云眠同住一屋。
共屋却不同床。
没人教过花云眠男女大防的道理,她只怜惜这个和她一样没有家人的男子,他眼眶一红,她便再拒绝不了他。
君泽渊要的也不多。
他只求了一张小榻,合眼前能瞧见她,他才安心。
临近半夜,寒气渐涨,伴着秋雨来势冲冲。
雨打屋檐,吵的人不得安眠。
花云眠裹在被子里,意识恍惚,临门一脚要去见周公时,雨声中忽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开门声。
她的瞌睡瞬间消散。
茫然回头,就见那身后人去榻空。
愣愣坐起身,花云眠静静等了好久,直到雨势渐缓,那扇房门才被再次推开来。
君泽渊染着一身寒意进来,迎头对上那张干净的小脸时,他身子显然一颤,下意识就要扯出一抹讨好的笑来。
“云云怎么还没睡?”
花云眠抱着被子往上扯了扯,歪头愣愣的看着他:“要睡的,你出去的时候我听见声音就醒了。”
居然是那个时候!
君泽渊眼底闪过一抹懊悔。
手中握着的琉璃瓶往身后藏了藏,他脸上的笑意有了一丝皲裂的迹象。
“云云我……”
“回来就好,快睡吧,明天还得去除魔呢。”
她这会儿困的厉害,看见他回来才安心些。
脑袋沾了枕头,意识逐渐模糊:“阿渊,你下次出去,别在外面待太久了,近几日我总觉得附近的魔气比之前重了好多,你离我太远,我就保护不了你了。”
她的声音轻柔带着一股昏昏欲睡的惺忪,猫儿一样缱绻,却笔直戳中他的心头。
君泽渊不敢置信的站在原地,缓缓摊开手心,看着那琉璃瓶里浮动的神魂,破碎的眸底满是悲恸和悔恨。
“云云,如果你都记起来,还会想我待在你身边,还会想保护我吗?”
褪去外衣走到床边,君泽渊往花云眠脑子里注入了一丝灵力。
床上的小人儿立时睡的更沉。
君泽渊几近病态的看着她,良久才钻进被子,如视珍宝一般将她温柔的揽进怀里。
他紧紧贴着她的耳朵,失控一般吻着她的发,擦过她的唇,眼角眉心乃至锁骨,他一寸都不舍得落下。
“既然忘了,就再也不要想起来了好不好?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等你再喜欢上我,我就三书六礼,八抬大轿亲自背你入洞房,我保证,我再也不欺负你了,从今往后,我什么都依你……”
……
花云眠和男人约好的除魔时间是第二日辰时。
梳洗完出门,她背着长剑还有些恼意。
“这蚊子太猖狂了,都入秋了居然还这么多。”
她转头好心递了一瓶药水给君泽渊,愤愤不平。
“阿渊你今晚睡觉的时候喷点在你的小榻上,我这几日身上总是被咬,脖子那一片好多红点点。”
君泽渊木然一瞬接过药瓶,嘴角不自觉抹平,闷闷的应了一声,再没后续。
……
昨日来的男人是小镇上赫赫有名的富商陈日照的管家。

小说《花云眠君泽渊花云眠君泽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