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阵孟伤余寒江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请君入阵》 小说介绍

请君入阵——穿书续命攻略
这剧情…..离了大谱了。
邪魅温柔小妖精X柔弱蛊惑病美人。
【沙雕+甜宠】荤素搭配。
1V1,双洁,HE。。书中主要讲述了:孟伤余是在回主峰的途中体力不支晕倒的,却是被浓烈的药味熏醒的,他勉强睁开惺忪的眼睛,扭头看个究竟。只见戚衡惜面目凛然,正站在桌前像做化学实验一样勾兑着什么,从那边传过来味道极其刺鼻,又苦又酸。“你醒了……
请君入阵孟伤余寒江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插图

《请君入阵》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孟伤余是在回主峰的途中体力不支晕倒的,却是被浓烈的药味熏醒的,他勉强睁开惺忪的眼睛,扭头看个究竟。

只见戚衡惜面目凛然,正站在桌前像做化学实验一样勾兑着什么,从那边传过来味道极其刺鼻,又苦又酸。

戚衡惜一脸严肃,一只手端着汤药,另一只手已然把孟伤余扶了起来。

孟伤余盯着那碗气味浓烈堪比剧毒的汤药,苦着脸问:

戚衡惜仅应了一个字,便半点不曾犹豫地将那药汤灌进自己的嘴里,咕咚咕咚几大口下去,棕褐色的药液顺着嘴角流出一小串,灌完后他擦了擦嘴角,眉头轻蹙,大概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东西竟难喝如斯。

放下药碗,戚衡惜运转灵力,把药效灌进孟伤余体内。

这药虽然味道不佳,但是效果极好。

灵力携着药效,游过孟伤余全身,当真驱散了他一身的寒气。

戚衡惜脸色微变,正色问道:

孟伤余:

戚衡惜:

孟伤余终于把一颗悬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窸窣的脚步声,伴着声音,几位师兄翩翩进门,他们手里提着大包小裹,一进门就熙熙攘攘地询问起病情,关心意切,那样子像极了去医院看望病重老板的小主管。

弋江南寒暄之余终于问了一句有用的。

孟伤余这才反应过来,要告诉他们临界山里进了邪物:

闻听此言,弋江南的脸色瞬间变了:

孟伤余疑惑问道:

弋江南的牙咬得嘎嘎作响,双手也攥成青筋凸起的拳头:

沈叔崖蓦地开口:他看了看眼窝通红咬牙切齿的弋江南,接着说道:他思索起来:

突然,他脸色大变:

弋江南脸上的肌肉抽搐着:

……

山里进了剥皮鬼,戒备巡防大大加强,戚衡惜也在山头设了个结界,把孟伤余圈在结界里,生怕他再次涉入险境。

……

在孟伤余的小屋里,屋子里现下只有他一个人在休息。

凄厉的声音刺进孟伤余的耳朵里,他猛地回头,瞳孔瞬间骤缩,极度的惊恐使得他不由得后退两步,踉跄跌倒。

眼前,寒江月赫然飘在半空,面无血色,瞳孔无神,身后一片腥红,硕大的剥皮鬼正剖开他的背脊,地钻进他的身体!

他吓得全身发麻,不由大喊一声,却是瞬间惊醒。

——原来是场梦。

他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起身下床,他觉得有些口渴,摸索到桌子旁边,抓过茶壶,却发现里面没有水,他把茶壶丢回桌面上,瓷器碰撞的声音在落日余晖里显得异常刺耳。门口吹进一股邪气的凉风,拂过他已经被汗水浸透的亵衣,在皮肤上留下一阵瘆人的寒意。

他轻声呼唤,没人应答。

他跌跌撞撞走到门口,推开房门,夕阳像血一样,染红了大半个天际。

依然没得到回应。

想到刚才的梦境,他开始有些慌了。

顾不上许多,他现在只想见到寒江月,确认他的安全。

赤着脚,穿着单薄的亵衣,他快步走出房门,漫山寻觅起寒江月的身影。

倏地,孟伤余停住了脚步,他猛地回头,看见寒江月站在夕阳下,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似乎从他身上散发出一种没有颜色的黑暗,压抑,凝沉。

孟伤余急切地询问。

说不上哪里不对,孟伤余觉得寒江月身上透着一种莫名的阴森。

可是关切之下,他还是朝着寒江月越走越近。

他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已经迈出了戚衡惜设的结界。

一阵刺耳的尖笑袭进孟伤余的耳朵,让他不由得捂住双耳。

再抬头,哪里还有什么寒江月,寒江月站的位置上,赫然变成了剥皮鬼!

剥皮鬼得意地晃动着身上的触手,一双豁大的眼睛恣意地盯着孟伤余。

被吓了个魂飞魄散,孟伤余想逃回结界里,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刹那间,剥皮鬼一双枯枝一样的手已经朝孟伤余伸来。

寒光一闪,一柄长剑砍上剥皮鬼的胳膊,胳膊未伤分毫,长剑赫然断裂。

一只手强有力地扣住孟伤余的腰,携着他一跃出了剥皮鬼的攻击范围。

孟伤余死死环住少年的脖颈,贴近间,他确信,这个是真正的寒江月。

寒江月面色微变,直直盯着剥皮鬼:

孟伤余挂在少年身上,微微低下头:

寒江月表现出一种的态度说道:

孟伤余:

寒江月握紧手中的断剑:

看着从剥皮鬼周身散发出的黑雾,寒江月一只大妖,居然面露不解之色:

活物死了积怨太深化身成鬼,身上只能是鬼气,像这样身上出现浓烈魔气的,只可能那气息和力量是一只大魔王渡给她的。

孟伤余无意识地锁紧少年的脖子:

寒江月面目凛然:

孟伤余抿了抿嘴唇:

寒江月垂眸看向怀里的病美人:

他补充解释道:

刷积分的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孟伤余搜索记忆里的肉麻文学,最终他选定了一句公认适用于各大场合的念白:

【爽度+】

你看,就说好用吧。

凄厉的吼声撕破斜阳,振聋发聩,剥皮鬼拖着一身的触手如狂风一般掀起一片阴霾。

伴着迷眼的沙尘,二人被卷进漫天黑风里,寒江月手里的断剑脱了手,可是他却死死揽住孟伤余,生怕放手就会吹散。

在剥皮鬼悲怆的哀嚎声中,狂风渐渐散去,一切归于平静。

孟伤余睁开眼睛,看见漫天流云,湛蓝晴空,刺眼的阳光投射在寒江月的发间,透过吹乱的发丝,一轮耀眼的金乌高高悬于天际,哪里还有什么夕阳?也不见了剥皮鬼的影子。

被剥皮鬼带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孟伤余害怕,但是圈着寒江月的脖子,他又觉得安心。

寒江月环顾四周,他们现在身处一条街道,两旁的摊位上摆放着各类商品,店铺的门敞开,可是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死寂,一个人影也没有。

寒江月:

孟伤余:

寒江月:

他低头看了看孟伤余的行头,亵衣单薄,光着两只小脚丫,脚趾冻得微微泛红。

寒江月叹了一口气,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在孟伤余肩上。

想起那场骇人的梦境,孟伤余的手不自觉地抚上寒江月的背脊,虽然知道那只是一场梦,可是不知怎地,他就是想在梦境之外亲眼确认寒江月的背脊上没有被剥皮鬼剖开的伤。

他没有注意到触碰间寒江月绷紧的身子,极其自然地攀上寒江月的背脊,孟伤余又安心了几分。

寒江月快步走着,出了这一条街,又入另一条街,连续走了好几条,依然看不见尽头,

他双手不自觉地收紧,稳稳固定住背上的孟伤余,他一跃而起,跳上苍穹。

谁知,跳上去,上面还是一层街道,寒江月不信邪,再跳一遍,果然跳上去还是一层街道。

此时系统音在孟伤余耳边适时地响起:

【系统友情提示,宿主被困在剥皮鬼的宿怨里,只有找到剥皮鬼怨气的缘由,并将其化解,才能从这里出去。】

孟伤余一拍脑壳:

系统:【抱歉,非常牛逼.搜索引擎未搜索到该词条。】

他就不应该相信这个系统能一直靠谱。

孟伤余扒拉走那块碍眼的屏幕,旋即伏在寒江月耳边轻声问道。

寒江月倏地停下脚步,身子无意识地僵直:

孟伤余:

寒江月以一种‘你终于智商在线’了的语气应道:

孟伤余:

寒江月眉梢一挑:

孟伤余:

——

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传来,二人寻着声音的来处望去,看见一个穿着一身闪闪发光的银色鱼尾裙的少女,那少女十五六岁的模样,笑容甜美,她站在阳光下,那种独属于少女的可爱在她脸上被刻画得淋漓尽致。

少女眼里泛着光芒,正深情款款地望着面前的男子。

而那男子,孟伤余认识,正是他的二师兄弋江南!

街道上依然是寂静的,除了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仍旧没有其他人的踪影。

孟伤余拍了拍寒江月的肩膀:

寒江月:

他甚至想收回刚才说的话。

现在在他眼里,孟伤余是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要头脑有颜值和身材。

一种的语气,寒江月讲解道:

孟伤余:

不能怪我。

这个设定原著没交代呀。

听孟伤余一副懵懂不知的语调,寒江月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想来这么解释,只要孟伤余没傻透,该是能明白的,所以寒江月闭上了嘴。

孟伤余简单地解析了这段话,眼前的场景,可以理解为一场D电影,而这场电影,有可能是实录,也有可能是杜撰。

少女轻晃着弋江南的胳膊,指着一个摊位上的某件商品,娇俏说道:

弋江南的眼睛弯成一轮新月,强行露出一个硬挤在脸颊上的职业假笑,像极了奢侈品店里的销售员:

那少女却乐开了花,欢天喜地地嚷着要她的弋哥哥亲手给她戴上。

忆江南极其敷衍地把一件长条状物品插在少女的头上,并顺带附上一句:

敷衍。

敷了个大衍。

活脱一副爹妈催婚被逼无奈的样子。

那拙劣的演技,孟伤余闭着眼睛都不信,那少女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居然就被忽悠住了。

——

倏地,先前怎么也走不出去的街道霎然消失,微风拂过,柳枝轻斜,他们赫然已经来到了一条小溪边。

待看清了小溪边的幻影,孟伤余不禁瞳孔微缩。

溪水旁站着两条身影。

一个是弋江南。

另一个……

不禁让孟伤余直呼——什么鬼?!

只因为那东西长得实再…..太潦草。

玄幻文里标准的炮灰造型,活不过两章就被乱棍敲死的那种。

那个身形全身光裸,一丝不挂,一颗硕大圆润的黑色头颅足足有从弋江南的头顶到腰间那么长,除了头,下面全是腿!

那场景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孟伤余傻眼了。

只见那八爪鱼正咧着细长的嘴,娇嗔地笑着,头上两个小黑窟窿里没有眼球,却能让人清晰地感受出含情脉脉的细腻情感,以那种会被封禁的表情对着面前的情郎,羞羞答答地开了口:

像是母胎单身四十年的老光棍窥见小寡妇洗澡,弋江南的眼神甚是陶醉,谈吐也像极了一个智商感人的二傻子:

墨娘一张黑脸羞得通红:

一脸痴汉相的弋江南流着哈喇子,激动地抱起墨娘的大头,将其壁咚在一颗粗壮的柳树上,伸出罪恶之手……墨娘轻轻闭起两个小黑窟窿。

柳树表示:我很无辜。

墨娘的触手攀附上弋江南的腰,蠕动间剥去了衣衫。

拨开触手…..

——————

仿若潮夕之巅,浪花裹挟来一个漂流瓶,一只手将其温蹂拾起。

倏然看见里面装有神秘的纸条,男人想一窥究竟。

伸出首指欲携起瓶子里那张晦暗的纸条。

瓶口却被海水浸得施润,若隐若现地生长着湿鹿鹿的青苔,那只手在上面打着圈圈俯摸由走,来回试探,触感黏腻留转,纵享丝滑。

倾覆间,瓶身上下陡动,嗡嗡作响,反复拿取之下,那张书写隐喻的纸条呼之欲出,瓶子仿若欲声欲死………

——————

那画面……简直极致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

孟没见过世面伤余彻底乱了…..

孟伤余的下巴都要惊掉了,他属实不敢相信自己都看到了些什么:

寒江月也别过头去,话说那弋江南名义上也算是寒江月小号的师父,如今这幅直击灵魂的画面入眼,属实叫人不忍直视。

——

霎那间,柳树的影子迅速地渐行渐远,眼前的景象渐渐蒙上一层残阳般火红的颜色,渐渐地,景象开始定格。

红帐蹁跹,喜烛燎动,赫然来到了新人成婚的洞房!

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新娘独坐床围,抚过被褥上落下的一片胭红血迹,她脸上带笑,却泪眼潸然:

那新嫁娘,正是方才在街上穿着银色鱼尾裙的少女。

一身惹眼的颜色,婆娑着漂亮的双眸,柔弱的破碎感一触即发,在动人之余,又极其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保护欲。

突然,少女的眼神直直盯上孟伤余的脸,表情霎然转换,随着一串新鲜的泪珠滚落,她居然朝孟伤余开了口:

孟伤余不自觉地收紧锁在寒江月脖子上的手臂:

寒江月面色不变,肯定地说道:

轻轻拍了拍孟伤余的胳膊,寒江月安慰道:

触碰间,一缕心安漫上孟伤余的心门,他相信,寒江月说没有危险,那眼下就一定是安全的。

寒江月站直身躯,正襟问道:

像是天生就痴傻的样子,少女涣散的眼神从美丽的眸子里流露:破开眼睑上的泪痕,她倏地笑了,笑得凄凉,笑得唯美。

一阵空灵阴森的声音从远方悠悠传来,如海妖吟唱死亡,让人不寒而栗。

声音逼近,一道鬼魅的身影出现,透过轻薄的红帐,孟伤余能依稀看清那道身影正是剥皮鬼。

剥皮鬼穿过红帐,咧着细长的大嘴,一条触手挑起少女的下颌,以一种极其古怪的腔调说道:

白鱼姬目光空洞,木讷地开口:

剥皮鬼倏地震怒,大喝道:

孟伤余紧紧搂着寒江月的肩膀,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惊动了剥皮鬼,威胁到他们的安全。

恍然间,孟伤余发现自己的指甲因为过于紧张竟无意识地抠进寒江月锁骨上的皮肉里,而寒江月此时正蹙着眉隐忍着这股轻微的疼痛。

孟伤余下意识地放开手并道歉。

然而这一声却引来了剥皮鬼的注意。

剥皮鬼徐徐飘来:

孟伤余一咧嘴,笑得比哭还难看:

剥皮鬼兀自疯癫,触手呼呼地抖动起来,幅度极大:

白鱼姬也不自觉地跟着剥皮鬼哭了起来。

两个人的声音一大一小,一尖锐一妩媚,犹如演奏古老而又神秘的乐章,在这空荡的喜房里此起彼伏。

剥皮鬼的触手如死神索命的镰刀,卷着一阵尖锐的锋芒呼啸而至。

寒江月眼疾手快,背着孟伤余一跃而起,险险躲避掉触手的攻击。

孟伤余为了保命,也只能昧着良心向剥皮鬼扯谎。

倏地,剥皮鬼的身形如同定格,一双不可置信的硕大眼睛瞪着孟伤余:

孟伤余:

寒江月说白鱼姬是一缕残魂,剥皮鬼又说要和她合体。因此孟伤余断定,那白鱼姬就是剥皮鬼还是人鱼的时候,和弋江南成婚惨遭抛弃,受不了打击而分离出来的。

类似于双重人格,剥皮鬼和白鱼姬,就是同一个人。

不知是哭是笑,剥皮鬼硕大的脸盘上,爬上一层复杂的情绪:

一只触手的尾尖抚上剥皮鬼的面皮:

连哄带骗,连蒙带编,孟伤余诌出了这段无脑恋爱文学史上最著名的句子。

这一套简直经久不衰,不管在什么剧本里都有效。

这一套下来,果然稳定住了剥皮鬼的情绪。

剥皮鬼徐徐飘近:

一种不祥的预感漫上孟伤余的心头:

床头上坐着的白鱼姬霎那间化作一道虚影,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扎进孟伤余的脑壳。

因为知道残魂不具备攻击的能力,所以寒江月没有防备白鱼姬,当他以极快的速度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孟伤余脑袋的一声仿佛要炸裂。当他清醒睁开眼睛时,惊悚发觉双手紧紧搂着的寒江月不见了!

他的心霎时紧张了起来,然而这紧张之下,他居然还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其他的情绪。

悸动、不安、娇羞,一涌而来。

他想确定这情绪的由来,却惊恐发觉自己现在怎么也动弹不得,他想环顾四周观察一下情况,却连脖子也挪不动。

他的身体,居然不受他的控制了!

他的眼睛睁着,能看见四面围墙,窗棂半敞,徐徐清风透过窗棂吹进房间,携着一阵怡人的花香拂过他的发梢,他抬手抚平被略微吹乱的头发。

门一声开了,孟伤余扭头,推门的是一位俏皮的姑娘。

那姑娘脸上带着欢喜的笑容,蹦蹦跶跶地来到孟伤余身侧,邪恶又隐讳地打趣道:

孟伤余的心倏地狂跳,一阵激动涌上心头,他抬手轻轻拍了拍那姑娘的脑门,娇嗔地说道:

然而这一切的动作,都是他的身体自己做出来的,完全不受孟伤余半点控制。

他挪动步伐,走到梳妆台前,缓缓坐下,拾起一把极其精致的梳子,梳理起满头柔顺的青丝。

正当他抬眼看向铜镜时,他看清了自己此时的样貌。

铜镜里映出的,赫然是白鱼姬的脸!

小说《请君入阵》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生杀令的头像-欣依网络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