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暴乱:带着阎王跑路》主角徐不平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地府暴乱:带着阎王跑路》 小说介绍

离奇死亡后意外遭遇地府暴乱,拎起半死不活的阎王爷开始跑路!
终于重回人间,误入正一道大本营!
逃往森林,却被东北仙家追杀。
阎王:给我个充电宝!我还能杀!。书中主要讲述了:正是喧嚣的午夜。散发着暧昧气味的霓虹灯对着黑夜无声的闪烁。徐不平的身影在十字路口由浅变深,从一团灰色的雾气,逐渐变深,最后显露出徐不平的身影。他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十字路口。虽然不知道眼前到底是哪里,……
《地府暴乱:带着阎王跑路》主角徐不平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插图

《地府暴乱:带着阎王跑路》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正是喧嚣的午夜。

散发着暧昧气味的霓虹灯对着黑夜无声的闪烁。

徐不平的身影在十字路口由浅变深,从一团灰色的雾气,逐渐变深,最后显露出徐不平的身影。

他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十字路口。

虽然不知道眼前到底是哪里,但是他可以确定。

这不是刚才的地方,这里,似乎是人间。

脑海中一阵一阵的撕裂感,让他记不起来任何事情。

除了还记得自己已经。

街上无缘无故起了一阵风,吹得徐不平的身影有些飘忽。

在这股风了一把徐不平之后,沿着十字路口缓缓的向北走去。

看着躺在垃圾堆里的醉汉,徐不平苦笑了一下,自己哪怕变成流浪汉也可以,只要自己还活着。

欣赏了一会儿流浪汉的睡姿,徐不平继续迈步向前走去。

没等多久,徐不平快步返回了垃圾堆。

流浪汉死了。

在刚刚,徐不平可以明显的看见流浪汉的头顶以及双侧肩膀摇曳着淡淡的火苗。

徐不平听人说过,那是人的,之前流浪汉的阳火虽然微弱,但是不至于熄灭。

可徐不平走了几步之后,很明显的察觉到了身后的降低。

回头一看,果不其然。

流浪汉死了。

徐不平蹲在垃圾堆对面,看着站起身,疑惑的望着四周,又注意到脚下的,流浪汉是崩溃的,他跪在面前又哭又笑。

流浪汉察觉到了蹲在对面看自己热闹的徐不平。

他非常生气的朝着徐不平走来。

流浪汉一边嘶吼着发出对自己命运不公的疑问,一边伸出手,试图抓住蹲在路边看热闹的徐不平。

徐不平看着一脸狰狞的流浪汉,一点反抗都没有。

因为这一路走来的徐不平非常的。

柔弱的刚刚一阵风就将他推着走。

他拿不起地上的任何物品来保护自己。

徐不平闭上双眼,静静地等待流浪汉对自己的伤害,因为他太累了,不想反抗了。

徐不平将脑袋扎在臂弯中,静静的等待最后的结束。

等待了许久也不见流浪汉的下一步动作,徐不平抬起头,迷茫的在街上寻找那个流浪汉的身影,但是一无所获。

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垃圾堆里的突然散发出暖洋洋的气息。

就像一个即将在雪地里马上就被冻死的人突然捡起一件棉袄穿在了身上。

哪怕知道救不了自己,但也能在临死之前感觉好受一点。

自己给自己的。

徐不平下意识的向温暖靠近。

杂乱的卫生纸和一些厨余垃圾中静静的躺着一个人。

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清秀的年轻男子,

看着眼前略微皱眉但是永远定格的表情。

徐不平想起了刚刚那个面容狰狞的流浪汉,他似乎真的很,委屈的整张脸都显得十分狰狞凶恶。

年轻男子身上持续的散发着温暖的气息,但是正在逐渐变得微弱。

好像一团马上熄灭的篝火,在寒风中摇摇欲坠。

这种温暖的气息让徐不平无法拒绝!

徐不平静静的躺在了对方的胸口,就像小时候抱着自己的毛绒玩具一样沉沉的睡去。

夜风中,徐不平逐渐模糊的身影和地上那具早已死去的尸体逐渐融合。

就像是甜品店里融化的可可和奶油,虽然不是同一种物质,但确实是逐渐的融合在一起。

深夜,一辆深绿色的吉普车缓缓停在路边。

沉睡中的被一粗暴的拎了起来,塞进了车里。

向着寒风中,疾驰而去。

沉睡的徐不平被脑海中那一阵一阵的刺痛叫醒。

如同生挖脑髓般的痛不欲生。

紧紧的捂住头。

徐不平痛苦的睁开双眼,循声望去。

自己躺在酒店的房间里,说话的男人靠在床头柜边,嘴巴里嚼着槟榔手里还夹着一根香烟,一张脸上,自左眼一道蜿蜒的刀疤延至嘴角。

徐不平迷茫的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一位身穿黑色冲锋衣的女人推开酒店房间的门走了进来。

刚刚说话的,就是她。

徐不平愣了一下,好像,真的记不起来自己是谁了。

一边说着,黑衣女人一边对着徐不平抬了抬下巴,

男人点了点头,拆开一颗槟榔扔进嘴巴里。

而女人进了房间并没有走进来,而是靠在了房门上抽着烟。

二人不知不觉中,堵死了所有徐不平可以逃跑的位置。

其实徐不平没想跑,现在他连自己是谁都记不起来了。

等到脑海中的撕裂感舒缓了一些之后,徐不平坐了起来。

这小小的动作将男人吓得够呛,

就连女人也隐隐约约的将手伸向后腰。

可看到迷迷糊糊的徐不平只是坐起来喘口气,二人才放松了绷紧的身体。

男人见徐不平已经清醒,伸手将他从床上硬生生的拽了起来。

女人走上前,如同情侣一般死死的搂着徐不平的手臂。

实则是控制着徐不平。

出了酒店,徐不平被塞进了一辆吉普车。

虽然心里隐隐约约知道八成没什么好事,但是徐不平的脑海中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一行人要去做什么也是一无所知。

这种未知让徐不平心底一直保持着戒备。

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开车的司机四十岁前后的年纪,一张憨厚老实的脸上却长着一双阴狠毒辣的眼睛。

目光一直在后视镜里盯着徐不平,如同刀子一样的目光似乎想要扒开徐不平的皮囊。

司机好奇的打量着被左右二人夹在中间的徐不平。

女人点点头。

听见女人肯定的回答,男人的目光更加好奇了。

徐不平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车内的温度因为司机的这句话足足下降了五六度。

司机也清楚自己说错了话,当下不再言语,只是闷头开车。

这家酒店很偏僻。

应当是某个风景区里的酒店,酒店刚好建在半山腰,无论你是上山还是下山,肯定要在这休息的。

徐不平透过车窗看了看窗外的山路。

深不见底。

两个小时后,吉普车停在了一处十分偏僻的山腰。

这里早就没路了,一路的颠簸让徐不平这位头痛欲裂。

浑浑噩噩中,徐不平被穿着黑色冲锋衣的女人拽了下来。

看着被临时搭建在山洞口的小型,一种叫做不妙的情绪开始在徐不平心底蔓延。

没有人回答徐不平这种弱智倾向的问题。

那男人的一双手仿佛是一只铁钳,死死的卡着徐不平的肌肉,稍微挣扎一下,便是钻心的疼!

他们把徐不平绑在祭坛的中心。

山洞里,走出来一位老的不成样子的老头。

脸上的皮肤早已失去了弹性,松松垮垮的耷拉着。

似乎就连睁开眼,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徐不平咽了口唾沫。

这好像是某种神秘的邪教仪式,

怕是自己就是那个被献祭的倒霉蛋吧。

老头站在山洞口看着祭坛上五花大绑的徐不平,很满意。

女人惶恐的单膝跪地。

老头满意的点点头,干枯如同枯木一般的手对着众人一挥。

女人仿佛得到了命令,

舔了舔嫩红的嘴唇,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小小的匕首,对着徐不平走了过去。

小说《地府暴乱:带着阎王跑路》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胜利金牛座的头像-欣依网络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