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跟我学种田(陈阳萧道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太子跟我学种田》 小说介绍

【架空历史】+【种田】+【无系统】
陈阳有幸穿越到落魄庄园,身边没人又没钱,只得一块荒野田。
本来,他也没啥大愿望,就想过着溪边种种田,快乐趣无边的清幽日子。
没料到随便一种,造成的影响足以影响国运。
皇帝让他做官,百姓嚷嚷为他立庙,地主咬牙切齿想要他的命。
就连周围列国,都想强行和国都开战,为得,只是得到这个人……
国术纵横,越来越多的皇子被送到陈阳面前,陈阳因此过上了提心吊胆的日子。
我……真的只想做个富余农民啊!。书中主要讲述了:伏倒在地,陈阳吓得不轻,“小姐,我下次一定注意!”“还有下次?”“不不不!我从现在就注意!”听过伴君如伴虎,未曾想伺候人都是这惶恐德行。也不知煎熬多久,这伺候活儿,大汗淋漓下总算是干完了。然而这还没完……
太子跟我学种田(陈阳萧道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插图

《太子跟我学种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伏倒在地,陈阳吓得不轻,

听过伴君如伴虎,未曾想伺候人都是这惶恐德行。

也不知煎熬多久,这伺候活儿,大汗淋漓下总算是干完了。

然而这还没完。

澡洗完了,还有穿衣饶发的活要干。

这一次,陈阳警惕到不能再警惕,从拿上衣服那一刻起,几乎是闭着眼睛的。

穿好薄丝蝉衣,女人又把陈阳带到铜镜前。

镜子里,女人仔细观察着自己的姿色,然后随手解开了发簪。

修长秀发顺着滑下,一直连到腰间。

陈阳想了想,答道:

女人道:

陈阳很想反驳,但脑子告诉他,最好别没事找事。

顺从,就好了。

但陈阳心底是不想的。

虽说自己只是为了活着,可奴隶的身份,和这种心惊胆颤的日子,实在让人煎熬。

若是可以,他也想堂堂正正做个躺平一族。

女子问了一句。

陈阳噶然笑起,

女子指着自己头发,有些发怔,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看着自己拿着两根长木棍把头发盘在上面,还用绳子绑上。

陈阳当时就傻了。

眼下,不是解释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有用处,陈阳一改刚开始的作风,巧妙卖起路子来。

女人一脸期待,淡淡道:

陈阳笑着道:

女人天性爱美。

纵使是任飘雪这种冷艳美人,也不例外。

陈阳讲述的画面感,她想象不出。正是因为如此,反而更有些期待了。

先前回到庄子,陈阳看到了一处亭子。

四面透风,烈阳当空。

若是热天坐在那,也就比太阳下暴晒好不了多少。

家奴。

主子到哪奴到哪。

陈阳全程只能跟着任飘雪脚步,不一会儿,两人便移步至凉亭。

这儿,只有一张石桌和两张石凳。

主子坐着,陈阳可没那胆子坐下。只能站在她身后,眼神时不时注意一下绑着的木棍。

若是棍子滑落,等待自己的,可能不是什么好果子。

天气,实在太热了!

仅仅坐上小会儿,任飘雪的额头就冒出了香汗。

她小心擦拭着,不由皱起眉头,喃喃道:

这是人吃人的年代。

荒灾若来,这天下,怕是又不得安宁了。

陈阳思考着这些,对未来不禁泛起忧愁。

看来,想躺平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儿啊。

任飘雪冷冷一笑:

陈阳哑言。

女人漂亮是漂亮,就是喜怒无常。

热浪飘荡,让人心神烦躁。

摸了摸已经蒸发完水气的头发,陈阳老老实实干着属于家奴该干的活。

松开绳索,木棍如盘花一样小心摘取下来。然后把飘长的头发打散,一次性的波浪长发,竟然大功告成了。

把随手戴着的铜镜放在桌面,陈阳笑着道:

坐在镜前的任飘雪微微愣神。

以往,都是盘发,加上各种装饰品点缀,又麻烦又费时。今儿的发型流程看着简单,头上也没什么装饰物,可……就是看着莫名好看。

她笑了,第一次不是让人心瘆的笑,

对于任飘雪,陈阳已经摸着此人几分心理。

这……是一位有着占有欲的人。

他敢说个不行吗?

还不得摇头附和对方。

当然,这只是第一印象,后面摸透对方了,说不定能看到不一样的姿态举止。

天气燥热。

发型已好,在这继续呆着,显然也没了意思。

两人回房。

陈阳,从田野农奴开始了家奴的惨淡生活……

……

一晃,半月过去,天空不仅没有降过雨水,甚至比以往更加酷热。

哪怕待在房间,也能感觉到四方涌动而来的热浪。

八月初旬。

这,本来是百亩粟米收成的季节。

持续的高温烘烤下,超过八成农物没有存活下来。

农奴看着枯死的作物,泣不成声。

消息很快传到庄里。

任飘雪听着,也只能听着。

她从小到大,还没遭受过如此大规模的荒灾,一天到晚看着冷冷冰冰,可面对自然灾害,是一点招没有。

陈阳这段时间也没闲着。

通过每日和任飘雪聊天,套出不少当下发生的大事。

荒灾,不可能只存在于庄子那一亩三分地,受灾面积,可能比想象中更大!

古人处理灾害的能力可不像后世那么迅捷,一旦出现重大灾害,暴动,只是家常便饭。

饭桌前,任飘雪一边吃着,一边朝好的方面想着。

陈阳,却不这么认为。

为了能在动荡的时代存活下来,相处半月,第一次提说了自己的意见。

听闻,任飘雪脸板着,

陈阳解释道:

任飘雪脸色稍微好受了些,说道:

家奴的身份,配上相应的职位,这种诱惑力,狗来了都得点头。

陈阳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代,或者说了解了很多,也没弄明白这是什么年代。

他所处的国家名叫唐国,可皇帝却姓萧!

一时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别星球的古代了。

没了上帝视角,只能理着自己脑库里装着的知识,一顿卖弄。

听君一席话,胜读一席话。

任飘雪其他没听出来,只是明白仓房储存的食物不够吃。

出身大家,她本可以向家里求援。

可她心中的苦,也没办法向着身份低贱的奴婢们倾诉,只得吞咽心底,锁起来。

没办法,偌大的庄子里,全是一群大字不识的奴隶。也就面前这油面男孩知些笔墨。

看样子,脑子里知道的东西还不少。

陈阳迟疑了一下。

他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出口。

若是引起误会,误了小命就得不偿失了。

任飘雪看出陈阳迟疑,便开口道:

好吧,话是你亲口说的。

待会你反悔了,我至少也有一套说辞了。

陈阳道:

陈阳看着任飘雪精致的脸颊,稍加思索,最后还是念了出来,

出奇的。

任飘雪平淡柔和的说道:

陈阳愣了。

什么脑回路!都关系能不能吃饱饭了,还有心情管这些?

你咋不说我不能为你造个孩子?

陈阳连忙道:

任飘雪从腰间取出一块写着任字的令牌,递到陈阳面前,

迟疑片刻,尽量保持着平静的语气,

荒灾!

为了自己能活下去,陈阳只能被动点天赋树。

他还想着摆脱奴隶的身份,堂堂正正做个躺平一族呢。

最起码,也不怕兵荒马乱,病饿酷寒的那一种。

拿起令牌,陈阳便要移步。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叹息声传来,

陈阳止步,猛然回头!

任飘雪不忍一笑:

此刻,陈阳尴尬到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说完,也不看任飘雪脸色,急忙就跑。

小说《太子跟我学种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溜酸的葡萄的头像-欣依网络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