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总对我死缠烂打林清陈情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弟弟总对我死缠烂打》 小说介绍

林清大学的时候,包了一个游戏陪玩。
大学毕业以后,林清没有在玩游戏,没想到这个弟弟居然对她产生了那样的感情。。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清洗澡时,手机带回来放到了书桌上。为了避免林清打电话求救,陈情森找完睡衣又折转到书桌处收走了手机。“姐姐,这个我得带走。”加之自己只喝了一口,还能挺过一段洗澡的时间。但热气上泛,全身没有力气,都软的……
弟弟总对我死缠烂打林清陈情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插图

《弟弟总对我死缠烂打》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林清洗澡时,手机带回来放到了书桌上。

为了避免林清打电话求救,陈情森找完睡衣又折转到书桌处收走了手机。

加之自己只喝了一口,还能挺过一段洗澡的时间。

但热气上泛,全身没有力气,都软的不得了。

偏偏这东西又让人睡不得,虽说脑袋昏昏沉沉,意识却一直存在。

林清抬了抬手,感知了一下身体的力量,还不算太惨,至少能感觉到手臂和大腿的存在。

有力气就不能坐以待毙。

陈情森把林清放在了床边上,林清用力把一条腿垂了下去,接着又把手臂垂下去,用尽力气翻转身体。

但试了两次都没成功,身体却已经疲累不堪,他休息了一下,再次尝试。

这次终于成功地翻转了身体,由于挨着床边,没有支撑,林清一下子摔了下去。

这正合他意。

双腿跪在地板上,手臂根本撑不起身体,林清只能靠着床头柜才不至于趴到地上。

简单的三个动作,林清用了五分钟。

她不小心把床头柜上的加湿器碰到地上了,发出的声响,加了玫瑰精油的清水散了一地,沾湿了小腿和手掌。

林清歇了半天,还没等有下一步动作,陈情森便已经推门进来了。

林清闭了闭眼睛,一点也不想看见他。

陈情森抱着林清,把她扶起来放到床上。

刚刚的声响陈情森听到了,倒不怕林清逃跑,只怕这人不小心伤到了自己,所以赶紧加快了速度。

所幸林清只是身上沾湿了一些,陈情森站在床边,让林清靠在自己身上,接着拿下头上的帕子细细帮她擦手上的水渍。

轮到膝盖时,陈情森住了手。

笑着揉了揉林清的头,逗弄道:

林清脑袋靠在陈情森腰上,咬了咬唇,半乞求状问道:

陈情森拍了拍她的背,摇了摇头:

没等林清再开口,陈情森便打断道: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

林清像抓到了稻草。

把她推倒在床上,继续道:

林清被放倒在床上。

陈情森从书桌端起一杯水,约莫是刚刚拿走手机时放在那儿的。

拧开后,单腿跪到林清面前,将水喂给她。

林清偏头躲避,同时紧闭双唇。

陈情森俯身下来,嘴角挂着一抹笑,吻了上来。

亲吻来的猛烈。

林清挣扎了一下,脑袋却被这人紧紧禁锢。

陈情森掠夺完嘴里的气息之后,沿着唇角一路向下。

林清知道自己已经逃无可逃了。

林清痛苦的闭上眼睛。

陈情森听见这话顿了一下,随后状似毫不在意说道:

软的没用,硬的也没用。

林清再次哀求道:

陈情森问。

林清沉默不语。

陈情森自嘲地笑了笑:

小声呢喃道:

陈情森跪在林清旁边,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趴在她耳朵边上道:

他下颌抵在林清肩膀上,继续说:

陈情森明明笑着,却像一头紧紧盯着猎物的狼一样。

林清闭上眼睛。

林清现在已经说不出来完整的句子了。

陈情森沉默了一下,接着不在意地问道:

呵,只是不想看见自己这副样子而已。

陈情森抱着林清从床上起来,架着她到书桌上,抓着她的手十指紧扣,一起覆到白色的开关上。

这人嘴角挂着一抹笑,像在挑逗他。

随着一声脆响,灯光应声而熄。

窗外已渐入黑暗,华灯初上,一些光影透过玻璃投射进来。

纵使心里万般不能接受。

林清白了他一眼,即使只有微弱的光,陈情森还是读懂了,这人的意思。

林清的眼神哪哪儿都令他不舒服。

林清声音软软的,却又满含冷意。

陈情森不以为意,抱着林清躺了一会儿。

手上占够便宜之后,才把她抱去洗手间处理后续。

浴缸放了些热水,林清坐在里面。

陈情森揉了揉他的头:

收拾完回来,陈情森又细心地帮林清洗了澡,两人回到床上之后,这人又把林清禁锢在了怀里。

林清有些累,中途也不知是睡了还是晕了,迷迷糊糊的,没有意识。

中途模模糊糊的醒了。

这人把她拉起来一起种地。

见林清醒了,陈情森道:

他起身穿了衣服,穿戴整齐之后,最后在他唇角落下一吻。

懒得看见这人,林清再次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陈情森何时离开,只隐隐约约听见关门声,没几秒钟又听见另一声。

总算走了,今天发生的事,可真是又离谱又迷幻。

太恼人了。

离开林湾壹号之后,陈情森在江边的椅子上坐到六点多。

他心里也乱的不得了,说不上后悔,只是觉得,自己可能会由此把林清推的越来越远。

晨光破晓,身后公路上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他才到路口拦了辆出租车回家。

小区门口有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店员小姐姐正在往蒸箱里放玉米。

门口的感应器传来机械女声:欢迎光临!

陈情森指了指店员身后的烟架。

店员顺着他的手指转过头,指着其中一个,问道:

陈情森突然又说

回到家之后,陈诺雅还没有回来。

这件事倒没骗林清,陈诺雅确实去出差了,只不过陈情森身上一直带着钥匙。

突然有些迷茫,他去厨房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又去厕所洗了把脸,回来时竟然就忘记端水了。

坐在卧室里,静坐了一天。

一直从早坐到晚,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诺雅八点到家,一进门就看到了坐着的陈情森

她皱了下眉,喊道:

没人答应。

陈情森听见了,却不想答话。

靠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

陈诺雅推开了他的卧室门。

门开着,她又打开玻璃窗,让室内通风,散一散烟味。

陈情森没回,她又继续问:

陈诺雅了解她这个弟弟,没发生什么大事的话,绝对不可能再把这东西捡回来。

借着晨光,她才看清陈情森的样子。

这人仰着头,眼睛没睁开。

颓的不成样子。

陈诺雅站在他旁边,语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温声细语道:

陈情森睁开眼睛,手里半截烟在捏扁的易拉罐上怼了怼。

那上面已经脏的不成样子,旁边还散着一堆垃圾。

吐出最后一口烟丝,陈情森自嘲般地叹了口气:

这话有些吓到陈诺雅,她一脸惊愕,赶忙问:

他说的风轻云淡,就好像只是一句简单的。

陈诺雅半天没说出来话,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

她小心翼翼的,生怕是自己心里那个答案。

陈情森像是笑了一声。

陈诺雅一瞬间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骂自己弟弟是个畜牲。

并不是自己心里那个答案,但这也是犯罪啊!

陈诺雅推了他一把,吼道:

陈情森身体被推的晃了一下,重新稳住之后,才说:

他抬头看着姐姐:

她顺手捡了个东西,直接朝陈情森砸了过去,砸到他身上之后才发现是一本书。

棱角正好嗑在陈情森额头上。

现在不是管受不受伤的时候。

陈诺雅有些手足无措,这件事有些难以解决,一边是自己的弟弟,一边是自己的朋友。

陈诺雅问。

陈情森回。

她没预料到是这个答案。

也从没想过这个可能。

她还是有些恼怒,但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叹了口气之后问:

陈情森有些可怜兮兮,抬头看了一眼陈诺雅,复而垂下脑袋:

陈诺雅想扇他一巴掌,手指在掌心捏了捏,还是收了回去。

陈诺雅又骂了一句,最终安慰道:

陈情森抓住她的衣服。

陈情森扯住她的衣服不让她离开:

陈诺雅简直想两脚把这祖宗踹死,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担心别人。

出门前,陈诺雅嘱咐道:

沉默了一下,还是做出了最坏的设想。

——

想想自己也是心大。

被人按着强上了还能睡得着觉。

林清醒过来时是早上八点,动了动手,又甩了甩腿,总算恢复正常了。

只是全身都酸痛的不得了。

林清望着天花板,咬着牙骂了一句。

嘴里干的不得了,林清准备起床喝水,尝试了两次都失败了,浑身酸疼像跑了一千米。

忍着酸软,躺在床上慢吞吞做了一套热身操,才感觉总算是收回了身体组织的使用权。

走路的时候扯一下便会疼一下。

真恼火!

昨天那瓶矿泉水还放在茶几上,越看越不顺眼,林清直接捞了扔进垃圾桶。

林清端着水杯,顺便到阳台拉开了窗帘,太阳升起,金光漫进屋子,洒在地板上。

在落地窗上靠了一会儿,手机在卧室里响了起来。

陈情森走之前把手机放到了床头林清一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林清刚醒那会儿还看了一波消息。

可这会儿离的有些远啊!

小说《弟弟总对我死缠烂打》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菠萝菠萝a的头像-欣依网络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